2016

08-23

中药为何要有动物药

中药为何要有动物药

2016-08-22
       动物药已经成为我国中药发展的战略储备,在临床上具有不可替代性。近年来野外动物药资源减少枯竭,国家对珍稀濒危动物保护严格,都使动物药药源日趋收窄。
     
       如何处理动物保护和动物药用资源利用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我国中医药传承发展中的必解课题。日前由中国中药协会主办的“珍稀药用资源保护和利用讨论会” 在京召开,与会专家共同为珍稀药用动物资源的保护与开发“把脉”。

中药不只是植物药

       提起安宫牛黄丸、片仔癀、六神丸,人所共知,这些都是传统中药国宝级的优秀代表品。
        “中药不只是植物药。”北京中医药大学高学敏教授说,中药主要由植物药、菌物药、动物药、矿物药等四部分组成。在长期与疾病做斗争的过程当中,在众多的自然资源当中,历代中医遴选了很多优秀的植物药、动物药,形成了中医药宝库,凝练出传统名方名药,为我们民族的健康繁衍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含麝香、豹骨、羚羊角、穿山甲、熊胆等珍稀濒危药用资源成分的中成药品种大约有六七百种,生产厂家近千家。
       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物种栖息地的丧失和破坏,整个地球动物物种濒危状况日益严重。野外资源减少、枯竭,使得一些传统经典、特效的国宝级中成药赖以发展的物质基础日益丧失。
       北京中医药大学原校长龙致贤教授说,中国政府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加入国际动物保护公约后,为动物保护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部分物种如老虎、犀牛已经禁止贸易。按照华盛顿公约的有关要求 ,对敏感物种资源入药进行原料库存注册、年度消耗总量控制、使用行政许可审批、标识管理等。近年来,国家林业局和中医药局等相关部门做了大量的保护和恢复野生动植物资源的工作。
       保护动物早已成为多数国家、多数人的共识。我国立法对野生动物进行保护。 1988 年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 2004 年 8 月修订,在强调“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及其生存环境,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非法猎捕或者破坏”的同时,也实行“国家对野生动物实行加强资源保护、积极驯养繁殖、合理开发利用的方针,鼓励开展野生动物科学研究。”     
       中国中药协会执行副会长王瑛说,长期以来,国外媒体较少关注和报道我国野生动植物保护方面取得的成绩,更多的是对我国存在的一些不太规范的个别现象进行“放大”式负面宣传,批评甚至攻击我国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并别有用心地与中医药的传承发展联系在一起。

动物药能否被替代

       自古有言“黄金易得,熊胆难求”,足见熊胆的珍稀。动物药究竟在中药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高学敏指出,动物药与植物药、矿物药、菌物药相比,活性成分作用强,疗效更显著,毒副作用更低。这些珍稀物种药物的使用,临床上不可取代。如牛黄、熊胆,以它们为原料形成的六神丸,可治疗咽炎、喉炎。片仔癀广泛应用于癌症病人的治疗。目前,动物药在医疗临床上还无可替代
       动物药的临床效果,经过了长期的临床实践证实,也得到了现代科学的验证。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有关负责人曾强调:“熊胆作为中国独有的中医药宝藏,已入味 123 种中药,其独特的止痛消炎功效目前尚无其他药物可替代,且大量的患者需要依赖这些药物治疗。中国目前不会设定取消‘养熊取胆汁’的时间表。”
        能否用人工合成的方法来替代动物药?国家中医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起草专家组组长周荣汉教授说,中药绝大部分来自天然,天然药物不可能用一个单一的化学药物来取代。目前人工麝香和人工牛黄等替代品,因在药效成分等方面的差异,仍不能完全替代动物药。人工合成的熊去氧胆酸,只是熊胆五大类成分之一——胆汁酸中的一个成分,不具有熊胆的多种功效,不能完全替代熊胆。
       高学敏指出,人工合成的牛黄、麝香与天然的相比,成分上、疗效上和应用上存在很大差异。如果现在的天然物种当中,疗效清楚、结构清楚,走人工合成也是一条路。但是这个路非常遥远、非常困难。

保护利用如何平衡

       目前,我国中药中动物药已经大幅度萎缩。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周超凡教授说,只留下麝香、牛黄、熊胆等药性十分确定的几种动物药,天然动物药所占比例越来越少。
        “动物药是我国中药发展的战略储备,一旦中断将直接威胁中医药的生存,危及众多重病患者的生命。”中国药用资源动物药专家李宜平强调。
        一头养殖黑熊年取胆量可以使 220 头野外黑熊免遭杀害。高学敏说,黑熊养殖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范例,采取活体体内无管引流胆汁的科学方法,由外科医生通过黑熊自体组织进行造瘘,形成封闭的引流口。只有当引流时,才将引流管插入引出胆汁,每天只引流 1—2 次,做到卫生、无痛。这么做,既保护了黑熊的物种,又解决了熊胆的药源,使含熊胆的 123 种中成药原料上得以继续,形成了产业链。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人工养虎虽然获得了成功,但因为虎制品禁止贸易和药用,导致虎养殖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难以为继。高学敏说,当年治疗骨质疏松、风湿类风湿关节炎,这些以虎骨为原料的中成药优秀品种,现在基本停滞、没法延续了。如果每个珍稀物种都像老虎这样,慢慢中药也就萎缩了。
       养虎和熊胆形成鲜明对照,不形成产业化,没有一个完整的措施,濒危物种的保护工作也难以有效支持下去。没有利用的单纯保护,反而起不到保护的作用。野生动植物保护和中医药传承发展是可以实现双赢的。
       专家建议,应当从国家战略资源的角度出发,保护中药珍稀药用动物资源产业化发展。在实现传统中医药国际化发展的同时,规范产业化发展,确保珍稀药用动物资源的可持续。王瑛认为,对于珍稀濒危药用资源,应该始终坚持“科学保护、合理利用、持续发展”的立场,在保护中利用,在利用中保护,统筹兼顾野生动物保护和中医药可持续发展。

摘自:人民日报/2011 /10 /25 /013

         《专家把脉—中药为何要有动物药》——王君平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成都海峡两岸科技产业开发园海科路西段669号   蜀ICP备05009746Copyright © 2014 The yonkon pharmacy   TEL:028-82700111